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贞观匹夫txt下载 > 贞观匹夫txt下载 之 运河

贞观匹夫txt下载 之 运河

  出洛阳,入通济渠,吴船正式进入大运河。

  吴船最突出的特点就是船形宽广,船体扁平,方头而平底,抗风性能好,运输能力强,但前行阻力较大,操纵并不灵敏,因此不太适宜进入航道狭窄、水流湍急、礁石密布的长江上游航道,也难以靠近黄河的险要地段,所以当时人称舟船要“随江、汴、河、渭所宜”,有所谓“江船不入汴,汴船不入河,河船不入渭”(注《新唐书》卷五三《食货志》)之说。

  缺点是,不太适合水战。

  问题是李泰出行的理由是省亲,不是去打仗,不可能借用楼船。

  大运河隋唐都通洛阳,元明清才改向不再绕经洛阳。

  运河通济渠段贯通黄淮,通汴州(今开封)、宋州(今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宿州、泗州,唐代河南采访道下泗州的治所临淮县在今盱眙县对岸,即在洪泽湖水下。

  进入宋州段,丘行恭在船头端坐,手却扶在刀柄上。

  校尉水征弓身细语“将军,晚上怕要恶战了。”

  丘行恭有些茫然。

  好像……

  应该没有甚么异状吧?

  “额们前后的乌蓬船,将军是否觉得眼熟?”

  丘行恭愣了。

  运河上船来帆往,他怎么能注意到小小的乌蓬船?

  不过,确实有点眼熟。

  水征嘴角扯了扯“从汴州开始,他们就轮换着跟了一路。将军注意看,他们的竹篾蓬上都有鸬鹚的图案,摆明了是一伙的。”

  “而且,现在乌蓬船的数量隐隐增多,这便是动手的前奏。”

  丘行恭微微一笑。

  他确实不精通水战,但是,东风吹,战鼓擂,谁怕谁?

  暮色笼罩,四艘吴船团团护住李泰所在的吴船,不给外人可趁之机。

  夜色中的运河,忽然多了许多星星点点的火光。

  是北方盛行的沙船。

  方头方尾,俗称“方艄”;

  甲板面宽敞,型深小,干舷低;

  采用大梁拱,使甲板能迅速排浪;

  有“出艄”便于安装升降舵,有“虚艄”便于操纵艄篷。

  船上装有多桅多帆,航速比较快,舵面积大又能升降,航行时部分舵叶降到船底以下,能增加舵的效应,减少横漂,遇浅水可以把舵升上。

  沙船结构独特,方头、方梢、平底、浅吃水,具有宽、大、扁、浅的特点,底平能坐滩,不怕搁浅,吃水浅,受潮水影响比较小;

  沙船上多桅多帆,桅高帆高,加上吃水浅,阻力小,能在水上快速航行,适航性能好;载重量大,一般记载沙船载重量是二千石到六千石。

  能出现在运河内的,也就是二千石沙船。

  与个头较大的吴船相比,沙船更灵活、更适合攻击!

  居中的吴船舱内,李泰神色平稳,举着茶盅的手平稳无比,谈笑风生地与布里库提、李欣细说当年隋炀帝龙舟下江都的掌故。

  没人注意到,他垂入衣袖的那只手,指甲深深地摁在掌心。

  “那年秋天,隋炀帝带着二十余万人的庞大队伍到江都巡游,隋炀帝和萧后分乘两条四层高的大龙船,,船上有宫殿和上百间宫室,都装饰得金碧辉煌。”

  “接着是宫妃、文武官员以及卫士们乘坐的大船,总共有上万条船只在大运河上排开,从船头到尾船连接起来,竟有二百里长,在岸上拉纤的纤夫就达八万多人。”

  “两岸还有骑兵护送,旌旗蔽日,气势非凡。”

  “隋炀帝在船上饮酒作乐,沿途五百里内的老百姓被迫奉献食品.美味珍馐吃不了,就挖坑埋掉。在江都住了四个月,隋炀帝又要回洛阳,为了装饰一个仪仗队,就动用人工几十万,钱财耗费更是大得惊人……”

  外头,五十艘沙船乘风破浪,向吴船进发,吴船上的右武候军士也张弓,向外射去。

  河风有点大,有点影响准头,但偏差不太大。

  这一点,随风飘荡、若有若无的惨叫声可以为证。

  对于水战来说,百步的距离,真不算太远。

  五十艘沙船如离弦之箭,向吴船冲来。

  吴船又没有拍杆、投石机,自身防御是比较薄弱的,若是让沙船撞上,接着就是接弦战,对北人居多、不擅水战的右武候来说,无疑是极其不利的。

  然而,顶在前头指挥人马的水征,笑容却极为灿烂。

  “轰隆”之声连连响起,尖厉的呼啸声撕破略为沉寂的夜,一处处微弱的火光骤然膨胀为强大的火球,哀嚎声此起彼伏,借着火光隐约可以看到,一个个仓皇的人影拼命地往运河里跳。

  水太凉。

  火太热。

  那些被弹片击中的,可以省去选择困难症的痛苦了。

  下水的,十个有一个坚持到岸边的就算是烧高香了。

  不是每个人都能号称浪里白条的。

  何况,水凉,容易抽筋。

  “该死!消息有误!为甚没人告诉耶耶,队伍里有火器!”

  有沙船仓促熄灭火光,转身划走,却与其他沙船撞到一起,怎生一个乱字了得。

  在水里奋力向岸边流去的歹人,终于从冰冷的河水中靠岸,疲软得没有一丝力气,却见岸边一束束火把亮起,锃亮的横刀在火光中格外让人心寒。

  更让人心寒的是,带队的首领,俨然是他们的同谋!

  “阿耶!外头在放烟花!”

  船舱内,不明所以的李欣跳着脚欢笑。

  李泰放下茶盅,轻轻抚着李欣的额头“是呀!多漂亮的烟花!”

  蜷在袖中的手掌松开,几丝鲜血缓缓地浸出。

  素白的手绢递过来,李泰微微一笑,接过手绢,握在掌中。

  ……

  百骑宋州营倾巢出动。

  在宋州的地界,居然有多达万余的水匪袭击魏王船只,这是在造反!

  这件事,如果宋州营不能尽快给一个完美的答案,代州营、夏州营、泉州(丰州)营会欢迎他们作伴!

  黄泉为伴!

  发生这么大的事,事先不知道、事后不调查,说一声叛国,谁能相辩?

  不,百骑消息是极其灵通的,是甚么造成了消息的闭塞?

  校尉审达严查了前后几日的流程,暴怒地发现,竟然是他的心腹潘仁压下了所有消息,理由是不足为凭。

  百骑做事,几时要过凭信?

  审达虎着脸,不顾潘仁的喊冤,让军士将他捆住。

  “耶耶视你为心腹,你视百骑为无物!整个宋州营,要被你害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