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无量劫主 > 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 强弱互易
    这一路走来,陈安的修炼可谓是稳扎稳打,三次散功重修,更是使得他的根基扎实无比。

    其实只以气力论,陈安绝对不输同境界下的任何人,但是性格原因,他很少与对方正面硬刚,可只要他这么做了,往往就意味着他对此有着十足的把握。

    万丈巨人,百丈巨拳,这法天象地的一拳,使得大日星辰都为之失色,似乎要将宇宙撕裂,伴随着的空间崩灭,时光逆流,连黑洞在其面前,似乎都变成了微尘。

    金甲将军见这威势,唬了一跳,原本道祖法旨,说让他们下界追缴一个罗天上仙,尽管也言说这个罗天上仙非同一般,可在他心里,对方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个罗天上仙,或许能越级挑战,顶多就能也就对付对付太乙真仙,自己高他两个大境界,完全不用顾忌什么。

    可刚下界来就被对方给了个下马威,把握机会击溃自己那同门还不算什么,稍稍有些头脑的人都会选择这么做。

    可对方完全没被界面之力压制这件事,就有些诡异了,意识到这一点的那一瞬间,他都有心直接逃回仙界,不过这个念头只是闪过一瞬就被他掐灭了。

    他有信心,就算自己被界面之力压制,一身实力十亭中发挥不出三亭,可也不是一个罗天上仙所能比拟的。

    所以,他稳住阵脚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以堂堂正正之力意图将对方一击击溃。

    可谁知对方小白兔眨眼间就变成了大灰狼,面对那似乎充斥了整个视野的巨大身影,他估摸着就算自己没被界面之力压制,也不是对手。

    惊恐之下,他连忙止住枪势,甚至都不顾及冲出的反噬劲道,未持枪的左手伸指一引,他身上的金丝护罩立刻飞出,攒成一道圆环。

    他就这么往圆环中一跳,身形急速缩小,原本丈二的身高,通过那圆环之后,小的如微尘一般,几不可见。

    但也正是这微尘的身量,在星辰都崩灭成粉的一拳下,毫发无伤,巧巧躲过。

    之后,他在半空化了个弧线,就保持着微尘大小,反身刺向陈安巨大身躯的后颈,手中比针眼还小的金枪,染上一丝死意,似乎只要被这枪刺中,一切的生机都会溟灭。

    陈安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在转身的同时身体也是急速变小,当彻底转过身来时,身量已经又与对方比例相当,他手中无形白芒一闪,化作一柄大戟,甩手就向对方抽了过去。

    金甲将军无奈只能挺枪相抗,于是两人就这般你一枪我一戟,以战技相斗起来。两人从微尘状态,忽而恢复,又忽而顶天立地;从顶天立地状态,忽而化身锋锐神兵,又忽而变化星辰虚影……

    尤其是陈安,手中光刃不拘于大戟,而是时而化刀,时而变剑,时而又幻化成长槊大锤,打的金甲将军左支右绌。

    他是器修,原本对付其他仙修,这身“武艺”往往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可现在面对一个真正的武修,还被对方带了节奏,在对方的领域相争,是越打越被动,越斗越心惊,急欲改变现状,可却始终不能掌握主动。

    而另一边陈安却是游刃有余,解决了青衣道人后,他心思澄明,似乎并不急着就这么解决战斗,往往招式走绝,他还会有些留手。

    盖因这金甲将军乃是一名器修,在周天剑宗时,他一门心思地钻营,想要搜寻到足够的蕴含时光真意的宝物,用来快速提升自己的境界,对百炼神兵谱的完善却并没有那么的上心,仅仅只是收集了一些器修的功法,稍稍翻看了一些。

    原本计划中的推演、实践、切磋都没有完成。以至于走出了无相炼兵法这么个歧途。

    在周天星斗剑阵之中时,他虽然也想要丰富见识,将百兵之法完善,并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可随时随地面临的生死危机终归不能让他静下心来。

    哪如眼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又有一个被压制实力的九天玄仙炼手。

    由是他不禁又起了心思,想在对方的身上实践观察一下。

    可金甲将军自然不会如陈安的愿,他越打心越往下沉,深知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就算自己能抵御一时,也终归会被生生拖死。尤其是陈安的样子明显是在猫戏老鼠。

    仙修只是不修性功,可不意味着缺少决断,尤其是像他这种休息金性大道的,性格锋锐坚韧,当下直接自爆了体内的窍穴星辰,拼着受伤,操使着这短暂爆发的力量,逼退陈安,获得了一丝喘息之机。

    他那一击若是在仙界,光声势就能将对手压的透不过气来,近乎无处不在的仙灵力,会为其加持最恐怖的杀伤,就算是同阶修士一个不察,也会被一击杀伤。

    可这招在灵界施展开来,仅仅就只是能将陈安逼退而已。

    但这也足够了,他抓紧时间往怀中一掏,摸出了六只拇指大小的陀螺,往四周空间一抛。

    这些陀螺落地便自行旋转起来,并释放出阵阵莫名涟漪。

    陈安一个不察,挥出的一刀触碰到那涟漪,竟陡然之间变得缓慢无比,眼睁睁地看着那金甲将军,一枪加速猛然袭来。

    心神示警之下,他连忙身形一转,堪堪躲过。

    但那涟漪忽然又侵染上他的身躯,致使他躲避的动作又是一缓,金枪尾随而至,绕过陈安刀影封锁,直逼陈安咽喉。

    陈安眉头一凝,身上同样荡漾开一丝时光涟漪,将那异常波动镇压,拔身后退,可还是晚了一步,被对方在自己的肩头留下了一个孔洞。

    他不想这金甲咸鱼还能翻身,这一点对于武道争锋来说,几乎不存在,气机相牵,心神示警,基本能让两个对峙的人瞬息分别互相之间的强弱大概,能够准确应对一切变化。

    这在于一次次身死历练,性命相搏下练就的灵感,也在于本身心性的锤炼。

    可这些仙修法宝无常,却是让人头痛。

    陈安肩头一晃,恐怖血洞就完全消失,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他掌中无相炼兵收回,一阵光影变幻化为一柄四尺长刀,目光一凝,一股开天辟地之势顿时加持在掌中长刀之上,身随刀走,破开重重空间就要往那金甲将军斩去。

    可那陀螺自发旋转,完全没有任何停止的趋势,并且越来越快,荡起的涟漪,很快就充斥了整片地域,几乎无处不在。

    原本开天辟地的一刀,却是越来越慢,力场随着速度的变化,渐渐消弭。

    而另一边金甲将军身周的时光猛然加速,他身合长枪,突兀地猛蹿一节,仿佛刺破了时间长河,欲要将河中陈安的倒影击杀。

    可陈安却陷在了时光泥泞之中不可自拔,心神示警之下,只能脚步一错,一步踏虚,借由身合虚空物质不伤堪堪躲过这一击。

    一时之间,情势彻底反复了过来,陈安开始变得处处被动。

    修炼之途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艰难无比,仙修纵然寿元绵长,可修炼所需的时间亦是很长,往往境界还未有提升,寿元大限、重重劫难就到了眼前,能够抽空修炼几门护道之术,已经是邀天之幸,谁又能够将争斗之术玩出花样来。

    由是这方世界的人图懒省事多是依赖于器具。

    炼器师随之在修真界崛起,各种各样用于争斗的器具被炼制出来,弥补了仙修护命功法的短板,就算没有什么像样的争斗秘术,一件法宝也可以抵充一切。

    金甲将军虽然已经达到了九天玄仙的层次,无衰无劫,寿元无尽,有着大把的时间可以练上几门护道神通,但毕竟元神融合了金性大道,所能修炼的神通有着极大的局限性。

    若想要使的手段更加多样,自然也只能借助器具,所以身上还真带着几件合用的法宝。此时境界被压制,功力运转不畅,正好拿来救场。

    而陈安这边,本该早防着这一手,可方才见对方虚弱,觉得机会难得,一时之间却是忘了这茬。

    他皱眉看向虚空中依旧旋转的那六个陀螺,心念电转。

    虽然自己就是炼器师,但这些年他一门心思地都扑在了炼丹上,炼器一途既没有什么长进也没有什么成就,身上带着的几样小玩意还停留在普通灵宝的层次,距离仙器差了老远,真没有什么能够应对眼前局面的。

    但作为一名宗师级数的炼器师,他好歹熟悉器物性质,于是随手从个人空间中抽出一柄白纸折扇,身形虚虚实实中,躲过金甲将军数次强击,冲着其中一个陀螺就是一扇。

    一道白光闪过,那陀螺竟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他手中的扇面之上。

    这白纸折扇虽说已经是普通灵宝中的顶阶,只要将其中的九层灵禁炼成一道篆文,就可以晋升到仙器的层次,可毕竟差着那已经是顶尖仙器能够被称之为后天灵宝的陀螺好几个品级。

    即便陈安用欺天瞒地法提升白纸折扇的威力,使其能够将之刷落,可也完全镇压不住,眼看着折扇上九层灵禁层层崩裂,那陀螺就要跳跃而出。

    陈安陡手一甩,就利用自己对虚空一道的理解,把两件器物全都给甩到了无尽虚空之外。

    wuliangjiezhu0

    。